【源藏】情窦初开亲吻三十题一.简单粗暴的嘴唇碰撞14岁源氏17岁半藏充斥OOC与私设与我的臆想。复个健…-岛田源氏正襟危坐地看着倚靠在窗边撑头睡着的兄长,从衣领处裸露出来的颈脖被因透过纱纸窗而变得朦胧的光涂上一层淡淡的蜜色,就像几日前柳叶夫人送他的沾了蜂蜜的糯米团子,软糯香甜得不得了。毕竟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又兴许只是想起那日团子融化在舌尖的甜,源氏没忍住咽了口唾沫。他的兄长岁数不大,可因家族缘故平日里总喜欢皱着眉头,一副对谁都苦大仇深的模样。也就只有在这种偷闲的时候才会卸下伪装的盔甲,露出与年龄相符的样子。那双总是紧抿的唇在此刻孩子气地微张着,由于光线的原因显得比平时更水润柔软。这让源氏无法将视...
【快新】如何正确撩自己的主人《如何正确撩自己的主人》式神和阴阳师paro快新工藤新一是被一阵瘙痒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视线还有些模糊不清,大脑跟揉进一团黏糊的面团,伴随着隐隐的疼痛让人难受。身上压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不算很重,但足以妨碍到他这个严重缺眠的人。怪不得会梦到被石头压着。新一缓慢地想着,然后感受到一条毛茸茸的类似于尾巴一样的东西,以一种非常灵巧地方式钻进了他浴衣里,肆意地扫荡着。松茸的毛划过胸膛,惹得新一打了个颤,皮肤冒起一层细小的颗粒。方才还混沌一片的大脑立马清醒过来,他猛然坐起身,一把揪住在身上恣意妄为的毛团就要往外丢——“咦咦咦等等,新一不要冲动是我——”被叫到名字的新一停住动作低下头,然后就看...
【快新】狮院和蛇院的那两位今天交往了吗?0202.没有什么可以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身上原本整洁干净的巫师袍被支楞八翘的树杈划得破破烂烂,小臂也因方才逃躲八眼巨蛛挂了彩,新一捂着尚在流血的伤口,靠着一块嶙峋的巨石缓和着混乱的气息。 他敢打赌,此刻他全身必定如同在刚息了火的烟囱里打过滚一样脏兮兮的,那些腥臭的泥土和枯枝烂叶甚至在他发上安了家。 新一可怜的魔杖在不久前对抗一大群围攻的蜘蛛时丢失了,他现在手无寸铁,只有一块石头借以躲藏。孤身藏匿在这天昏地暗的禁林里可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更遑论有一大群长相可怖的蜘蛛正在垂涎着他年轻鲜嫩的肉。在小心翼翼地喘着气的同时,新一用那双如海的双眼警惕地环顾四周,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逃脱的办...
【快新】天空与海洋与你《天空与海洋与你》快新4.1邂逅日快乐!撒糖!OOC、少女心和私设齐飞注意!-黑羽快斗刚回到家就看到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着玻璃茶几的工藤新一。“我回来了!”故意用上比平时高几分的音量,然而兀自沉浸在思考世界的恋人对此没有丝毫反应。快斗有些不满,于是带着恶作剧的心情放轻了脚步,悄然无声地走近右手捏着下巴沉思的侦探,隔着沙发靠背一把从身后圈住了恋人。感受到怀里的侦探在一瞬间僵直了身体,随后又放松下来,甚至把头轻轻地向后靠在他胸膛上,快斗无声地笑了笑,将目光移至一直被盯着地茶几上——在那上面,俨然摆放着一张无比熟悉的卡片。快斗不用看也知道写了什么,因为那正是昨夜凌晨他亲自送出的,怪盗基德的预告函...
【快新】狮院和蛇院的那两位今天交往了吗?01《狮院和蛇院的那两位今天交往了吗?》HP paro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私设多如狗。文名随便取的(你并不是对HP有很深的研究,所以会存在一定bug。想到什么写什么,并没有连贯性。ooc属于我。-01刚结束古代魔文课的工藤新一收拾着课本,一张洁白的信笺便施施然地从书页间滑落——这是前些天那位惹人厌的格兰芬多给他的,整张纸上只涂了个戴着高礼帽的滑稽笑脸,简直匪夷所思。完全搞不懂什么意思也没兴趣弄懂的新一,在想起那位最近对他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格兰芬多,并得出对方也许是吃了课上配错的草药的结论后,就把那张纸揉成团胡乱塞进了衣兜里,打算让它发霉至腐烂。工藤新一夹着课本离开了在结束课程后变得昏暗的教室...
【诚台ABO】漩涡《漩涡》诚台ABO,私设有,OOC有干完这一票继续当个吃粮的x(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至于题目大家都懂-明台心里有两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两个秘密连他最亲密无间的哥哥姐姐都不知道,是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的秘密。 众所周知,明家的小少爷是个Alpha,耍得了剑术骑得了快马,风流倜傥身手不凡,是无数Omega心中仰慕渴求的对象,同时也是不少Alpha和Beta的梦中情人。 桃花旺得不行的明小少爷每天都能受到不少人的追求,甚至曾有几个胆大的Omega想直接把他拐上床,信息素的味道释放得跟洪水似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味儿让他不禁想到八个字: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人人都说Omega...
【鹤三日】鹤丸国永的博物馆恋爱假想只好说,现在的和当初设想的完全不一样orz 我放弃我选择狗带← - 烛台切光忠抱着一堆刚洗好的衣服走到庭院准备晾起来时,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正坐在廊下看着手机发呆的鹤丸国永。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并不打算给这个同居人之一给予理会。 这已经是今天之内鹤丸第二十二次放空自己了,自两天前从东京国立博物馆回来后。起初烛台切还会打趣鹤丸是不是在博物馆里碰到漂亮女孩一见倾心了,可他这位老不正经喜爱惊吓他人的友人只是一反平常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次把注意力放回到手机屏幕上。他猜手机里肯定是放着那位女孩的照片,而每逢他想要窥伺一下时都被鹤丸挡回去的这类举动,无疑让他更加肯定了...
[阿拉阿里]With You《With You》 阿拉阿里(17岁的魔法使x24岁的剑斗士) ※未来妄想,捏造有。 ※少女心↑↑↑注意! 夹着海洋腥咸味道的海风总会让阿里巴巴想起自己的故乡巴尔巴德,他恍惚了一阵,发觉自己似乎是有五年之久没有回去看望过家乡了。自从那一场关符世界存亡的战斗结束后,阿里巴巴便拜别了一同奋战浴血的同伴们,与阿拉丁和摩尔迦娜踏上了游历世界的旅途。 世界之大旅途之遥,沿途各种奇观异景风趣乐事让生活变得充实,时间也变得缓慢,不知不觉就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离那个如今繁荣昌盛的故国也是无比遥远了。 三人从辛德利亚出发,在海上度过了漂浮悠闲的两日后登上了陆地,之后开始徒步旅行。...
【鹤三日】美しき物《美しき物》 鹤丸国永x三日月宗近 已是深冬时节,本丸的景色早被一片白芒覆盖。庭院内几颗樱树光秃的枝丫裹了层薄雪,挂着冰凌,在冬日温吞的日光下折射出美妙的彩光。 空气里夹着雪的气息,为这冬日添上一分凛冽的味道。 无论过了多久,鹤丸国永始终不习惯这本丸寒冷的深冬,即便偶有阳日探头,那深深的寒意总能寻到办法透过层层衣物侵入体内。 他搓着手臂,将围在脖颈的纯白毛绒拉紧了些——这是审神者亲手编织的,在现世叫作「围巾」一物。虽然鹤丸觉得这东西并无多大作用,但聊胜于无,更何况这是审神者给他们刀剑的一番心意。 今年的冬天比起以往大雪...
©🐤 | Powered by LOFTER

当太阳西升东落时,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











爱知女神教教徒
泉吹
KnightsP